切沃vs国米历史比分
站內搜索:
您當前的位置是:首頁 » 走進興仁 » 興仁文苑 » 散文

雞樅的記憶

  • 字體
  • 訪問量:
  • | 打印本頁 |  關閉本頁 |







雞樅的記憶


龍芝祥


  這是一個屬于信息的時代,人人都是麥克風、個個都是通訊社,特別是微信的出現,更是將自媒體發揮到了極致。大家天天都在曬自己的東西,仿佛一夜之間,“曬”成了全社會的集體行動,曬心情、曬自拍、曬寶寶、曬作品……各種曬,充斥了每個人的朋友圈。

  夏天來臨,大家都在曬一樣東西——雞樅,這倒是讓我很是滿足,每天都可以看到許許多多的雞樅,實在是過癮。

  我對雞樅是如此的喜歡,不僅僅是那無法抗拒的味道,更是因為它承載了滿滿的回憶,飽含著童年的味道,充滿了濃濃的鄉愁,帶著永遠不會裉色的少年情懷。每當伏天來臨,雞樅飄香的時候,我的思緒,又飛回了那些年代。


  雞樅有獨雞樅和大窩雞樅之分。獨雞樅生得比較早,一般農歷五月中下旬就開始有了,一次生一朵,也有生三兩朵的,一年可以生多次,又叫冷窩雞樅;大窩雞樅在伏天生,尤以立秋前后為多。大窩一次生幾十朵,多的上百朵,一年只生一次,與冷窩雞樅相對,大窩雞樅也叫熱窩雞樅。

  雞樅是個很有靈性的東西,同樣生活在農村,有的人一輩子難尋得一次,有些人一年要找得無數回。有人說,雞樅要等有緣人;也有人說,找雞樅的人都是苦命,一輩子都窮。我更寧愿相信,那些懶鬼找不到雞樅,心中羨慕嫉妒恨,找點心理平衡罷了。

  小時候,我喜歡找雞樅,運氣也還不錯,有時還會拿去賣些零用錢。找雞樅多了,也就找出了些名堂。我總結有三個要點:一是要起得早,早起的鳥兒有蟲吃。夏天晚上溫潤,雞樅在露水的滋潤下,長得很快,必須天剛亮就去找,好草等不了跛腳牛,去晚了就成了別人的盤中餐。二是要記得雞樅窩,雞樅一般都是在同一個地方生長,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雞樅窩,像藏寶圖一樣記在心里,盡量不要讓人知道,當然紙是包不住火的,最后都會成為公開的秘密。擁有更多的雞樅窩,就擁有了更多的資源,就會有更多的機會找到雞樅。為了增加自己的雞樅窩存量,經常會采取一些交易行為,與小伙伴交換,不過有時候換來的可能是些不會生了的老窩,甚至根本什么也不是,就是個土坑而已。三是要記得雞樅的生日。大窩雞樅對年生,每年都是在那幾天,所以用不著天天跑,估計日子快到了,那幾天就盯緊點兒,跑勤點兒,多數是你的菜。所以說雞樅是有靈性的,你對它用心,它就會“以身相許”。


  鄰村一個姓薛的大叔找雞樅是出了名兒的,我們一年也就找個十多斤,他一年要找上百斤。我們找雞樅帶把鐮刀就出發,他是扛把鋤頭,背個背籮,倒像是去種地。有人找他買雞樅,他會笑笑說,你等等,一會就回來。要不了一兩個小時,他就回來了,背籮里肯定不會空,仿佛就是他栽的,想什么時候采就什么時候采。大叔的這個本事兒,那時讓我們實在是羨慕得不得了。

  吃魚沒有打魚歡,找雞樅亦是如此。那時的我們,其實找雞樅更在乎的是發現雞樅那一刻的享受。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,滿山遍野的找了這么久,原來你在這里兒。那種欣喜之情,實在是無以言表。每次都要圍著轉上好幾圈,看了又看,才開始刨。可惜那些年代沒有相機,更沒有手機,要不自己肯定會有好多好多雞樅圖片。

  刨雞樅是很有講究的,要細心,輕輕的,不要把根弄傷,多刨些土,盡量把根留長些,要不剩在土里可惜。刨完后盡量不要留痕跡,少讓別人知道,來年自己再來找。


  找雞樅的人,肯定都干過不少壞事兒,經常搞些惡作劇來捉弄人。

  壞事一:做假窩。偶遇兩朵已經腐爛了的雞樅,一定不會讓它丟,得發揮點兒作用,找個地方,把它種下去,然后煞有其事地帶伙伴去看看。以后小伙伴就會每年雷打不動的往那兒跑。

  壞事二:做假頂。雞樅出土的時候,會把地面頂起一個一個小土丘,像開裂的包子一樣。小伙伴們總是在雞樅窩里用鐮刀撬起許許多多的小丘,于是后面找雞樅的人看到時總會滿心歡喜地大叫一聲“雞樅”!其結果肯定時空歡喜一場,被騙的人又會做出許許多多的假頂,讓后面的人繼續被騙。

  壞事三:埋地雷。找些新鮮牛糞,把土刨松,埋進去。這是最損人的了,后面小心翼翼徒手刨雞樅的人,中了“大獎”后,一定會破口大罵,是哪個背時倒運的人干的,將來生兒子沒屁眼兒。

  干這些壞事兒的人很多,包括我也在內。


      自從離家到外面學習工作后,就很少去找雞樅了,不過每年在生雞樅的季節,都會回去找一兩次。只是現在再也沒見到過雞樅長在土里的樣子,每次都是空手而歸。找得雞樅,已經是20年前的事,以前那些屬于自己的雞樅窩早已成平地,了無蹤跡。

  找不到雞樅,每年只好去買些來吃,用青椒炒,或是煮湯,味道很鮮,更多的,是要炸成雞樅油,吃上一年。不過,買來的雞樅,總覺得差了些什么味道,說不清,也品不出。

  心中是如此懷念找雞樅的時光。昨天,我又去找了。其實,我知道自己找的不是雞樅,是童年的記憶。在長滿野草的山上漫無目的地轉,我知道自己什么也不會得到。

  空曠的山上,只有我一個人。突然間,我看到了童年的自己,正與小伙伴們追逐著,歡笑著,還有自家那頭老水牯,正在與其他牛犢子逗著圈子。

  我輕輕地躺下,山也跟著倒下,白云像羊群一樣往后退,天還是那么藍,太陽直直的剌著我的眼,居然有淚水順著眼角悄悄的流下來。





分享:
關鍵字: 我要糾錯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相關信息
江西时时彩走势乐彩 08年电竞比赛 国王vs火箭直播 猿人传奇投注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6场半全场技巧 黄金农场走势图 寻仙手游官网礼包 鼠的幸运生肖 斯图加特海拔高度 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金沙王者捕鱼打法技巧 国王vs步行者 马赛,雨桐是哪个电视剧 皇家马德里篮球东契奇